道客优

360裁员?营收困局如山
2020-04-05 来源:无冕财经 阅读:62

股价跌跌跌,市值缩缩缩,流量出现危机后被爆裁员,周鸿祎和360还能涨股民之信心吗?

本文由无冕财经(wumiancaijing)原创首发

作者:葛瑞

编辑:程昱

设计:布冬

实习生:郭曼怡

年会特等奖“免裁券”,从“幽默”变成了现实?

3月28日,针对“360被曝裁员,比例为15%到20%”传闻,360公司(601360.SZ,以下简称“360”)回应称目前没有裁员计划,“公司每年都会对人员进行常规化的绩效考核优化”。

关于其裁员的讨论却并未停歇。在职场社交App上,有用户以“周报”的形式,贴出不同业务部门的裁员信息:中台业务(开放中台、测试平台、视频云)裁员比例最高,加在一起约为20%;其次是IOT业务“因为一直在赔钱”,裁员比例在15%-20%;而诸如金融、搜索等业务裁员则较少。

沸沸扬扬中,360近年来营收增长的困境难掩。个人安全业务增长隐约可见天花板之下,360的“想象力”在哪里?

披皮的“广告公司”?

4月3日,360报收于19.05元/股,总市值为1288.55亿元,较巅峰时期的近4500亿市值跌去逾7成。

虽还是沪深股市的佼佼者,无论市值还是营收,360不仅被诸如BAT等传统巨头甩在身后,“小弟辈”的美团、字节跳动、快手、拼多多也早已将其超越,就连同属二线阵营的网易、新浪日子似乎也要比其过得舒适。

▲360公司近1年股价走势。图片源自东方财富网。

在2019年年报尚未正式发布之前,1月23日,360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增公告,称2019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57.1亿元至63.1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加约21.8亿元至27.8亿元,同比增长约62%至79%。

看似净利润增长迅猛,实则是由于和奇安信彻底分家,对外转让所持奇安信全部股权。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的净利润约为34.2亿元至38.0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加约0.02亿元至3.8亿元,同比增长约0.04%至11%。

与此同时,根据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为95.22亿,相比上年同期仅增长0.77%。由此可大致推断,其2019年全年的增长乏善可陈。

▲360公司2016年-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概况。

翻阅历年财报发现,作为国内第一大互联网安全公司,360的营收主要来源是互联网广告及服务,即“流量”。

2018年年报显示,360营收131.29亿元,其中互联网广告及服务营收106.58亿,贡献了全年总营收的81.2%,这个比例在2017年是74.48%,2016年仅在59.8%,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业务收入的年比年增长速度惊人。

360变成了一家名副其实的“广告公司”,360搜索、360浏览器、360导航等信息获取类产品是360广告投放平台的主阵地。

不过,一个危险的信号是,360正在被自己赖以为生的广告反噬。

360浏览器的市场份额近年来一直未被统计,但以PC+手机综合搜索引擎市场份额为例,截至2019年1月,360搜索占比4.45%,次于百度、神马和搜狗位居全国第四;推回到一年前,这个数字是7.90%,位居全国第三,远超搜狗4.46%的市场份额。

360需要探索新的流量获取渠道和方式,以此来促进营收的持续增长。

然而经过多年的发展,360的导航、安全、搜索产品都比较成熟,再加上国内移动互联网流量增长已经放缓,随着系统安全的成熟,工具类的应用在当前也有被用户弃用的趋势,360旗下产品用户增长实际上或已触及天花板。

与此同时,近两年火爆的短视频和直播,在贡献了巨大的流量同时,也对传统互联网广告商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挤压,360的互联网广告及服务营收增长也被卷其中,受到影响。

而其他诸如互联网增值、游戏、智能硬件等业务,本身营收占比较少,且加上行业竞争异常激烈,作为“外行”的360,难以在上述领域溅起太多浪花。

政企安全业务前途未卜

支柱性业务增长放缓,投资者信心不足,股价一路走低,360亟需一个新的故事。

以安全起家的360,最具想象力的业务便是近些年越来越受重视的政企安全,即To B/G业务的潜在增长。但随着与奇安信正式分家,360政企安全业务重启之路充满了未知。

回溯360的发展史,个人和企业两大业务并向发展而独立经营:周鸿祎负责个人安全业务,其主体为回归A股的360公司;齐向东则重点关注企业安全,其运营主体为“单飞”的奇安信。

成立于2014年6月的“奇虎360企业安全集团”也就是后来的“奇安信”,在齐向东的带领下,借助360在安全领域的累积的品牌效应开展政企安全业务。据彼时媒体报道,周鸿祎还与齐向东签订了协议,约定360 公司将主要从事to C安全业务,奇安信主要从事to B安全业务;同时,360品牌免费授权给奇安信使用

此后几年,360与奇安信一直岁月静好,直至2019年4月12日晚,被360发布的一则公告打破。

公告称,360将对外转让所持有的奇安信全部股权,同时收回对后者的360品牌授权。在这之前,360是奇安信的第二大股东,所持奇安信股权占其总股本的22.59%,涉及交易金额37.3亿元。

突然的“分道扬镳”,使得360在2019年的净利润实现超过60%增长的同时,也让其“失去了一条腿”。

尽管和“奇安信”的分家几乎抽空了360的政企安全力量,但周鸿祎并不甘心就此放弃To B/ G市场这块大蛋糕。

2018年年报中,360把政企安全市场提到了重要的位置:在保护个人用户安全的基础上,进一步深化布局政府及企业安全业务,“未来,政企安全领域将成为三六零的重要战略方向和新业务增长点,公司将全面拓展政企安全市场。”

对于政企安全如此高规格定调,或多或少也被外界解读为周鸿祎要正式向曾经的“兄弟”齐向东宣战,与奇安信“抢地盘”。

随后在2019年8月由360举办的ISC2019互联网安全大会上,周鸿祎表示愿意与国内同行进行合作,“网络安全是一个大生态,光靠360解决不了整个网络战的问题。”1个月后的9月3日,360政企安全新战略3.0升级发布会上,周鸿祎再次强调“共建、分享、赋能、投资”的发展模式,试图构建安全大生态。

▲周鸿祎出席ISC2019互联网安全大会。

然而一直专注于做To C业务的360能否做好To B / To G业务尚未可知。

政企安全市场本身就已经不是蓝海,不仅要直面亚信、深信服、海康威视等专业安全公司的竞争,还面临着华为、阿里、腾讯等巨头的跨界,而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来自“本是同根生”的奇安信。

在360品牌效应之下,奇安信累积了大量的政企头部客户,“产品和服务覆盖90%以上的中央政府部门、中央企业和大型银行等行业和领域。”新华社正厅级干部出身的齐向东,不仅深谙行业规则,对于政府关系的处理也是信手拈来。

360政企安全业务的重新崛起,与奇安信的“战争”或许不可避免。

在ISC2019的媒体通气会上,面对“360做安全大生态是不是要和奇安信对标”的提问时,那个火力十足的“红衣大炮”只是一笑了之,天命之年的周鸿祎,不再是曾经那个手持AK47的少年。

版权声明

道客优(www.daokeyou.top)提醒:本网站转载【360裁员?营收困局如山】文章仅为流传信息,交流学习之目的,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;凡呈此道客优的信息,仅供参考,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,如原作者对道客优转载文章有疑问,请及时联系道客优,道客优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。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