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客优

1234
如何伺候女人这种最难伺候的生物,点击图片,你将掌握全新技能!浅婚深爱:慕先生情谋已久
2022-05-26 刀刻油 阅读:73

从会所里被程牧接出来,阮甜的情绪就有些恍惚,她将手搭在程牧的臂弯,程牧是她进会所以后被安排的第一个客人,今晚她要把自己交给程牧,供他索取……

跟着程牧到达酒店,阮甜有一瞬间的愣神。

这家酒店从前是阮家的产业,只是现在早已易名,现在的老板姓慕,是阮甜从前的未婚夫。

不过如今,早已经成为往事。

阮甜看着程牧办好入住手续,笑着迎上去,主动贴在程牧的身上。

既然已经踏出了这一步,她就不会矫情。就是不知道第一次会不会痛,她和慕念琛在一起两年,慕念琛碰都没有碰过她一下,一门心思的为林诗雅守身。

正巧这时,电梯门打开,程牧带着阮甜朝边上让了下。

阮甜在程牧的怀里,抬眼就看到了慕念琛。

她装作看不见,笑着望程牧,开口的声音娇软好听,透着点媚:“别急呀亲爱的,电梯这不就来了吗。”

程牧见小美人讨好他,属于男人的自尊心得到了特别大的满足,他一边搂着阮甜往电梯里走,一边亲着阮甜的脸颊。

慕念琛冷眼看着,连脚步都未停,与他们擦身而过时一个眼神都没往阮甜身上停留。

电梯门关上,阮甜的心闷闷的疼,她将手阻挡在她与程牧之间软着声音,说:“有监控的呀……”

到了房间,阮甜坐在浴室的地上,从莲蓬头里放出的水冰凉无比,她用自虐的方法提醒着自己,曾经的阮家大小姐,现如今在做些什么。

她,也是没有办法啊。

她光着脚走出去,房间内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了,借着浴室的光亮,她只见到程牧背对着站在阳台边的轮廓。

阮甜深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她攥紧了拳头,又慢慢的舒展开,走到程牧背后,环住他的腰。

“你就这么急不可耐?”男人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,却让阮甜停止了动作。

这声音,太过于熟悉,以至于阮甜不需要开灯,就知道眼前的人并不是程牧,而是慕念琛。

阮甜收回手,往后退了两步,尽可能的离慕念琛远一点。

慕念琛大力一拽,将阮甜带到眼前,单手扼住她的下颚,讥讽的说:“二十万,就够买阮家大小姐的一夜了?”

阮甜的视线落到脸上,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,虽然下颚被扼住还是用眼神勾着慕念琛,粉唇轻启,说了一句:“给嫖客也胜过你。”

慕念琛嗤笑了一声:“可是现在,阮小姐的嫖客把阮小姐卖给了我,拿着我多给的二十万走了。”

阮甜紧咬住下唇,她就知道慕念琛出现在这里绝非偶然。

她叹息了一声,语带哀怨的开口:“那我就只能当多了个客人。就是不知道慕先生打算给我多少钱呢?像慕先生这样大方的人,出的价钱一定不会比程先生来的低的哦?”

阮甜这样说着,手已经拉住了慕念琛的领带,见慕念琛没有反应,她又变本加厉了一些:“还是慕先生看我这个前女友可怜,看不得我沦落至此?慕先生,我劝你别费这个心思了,你家里的那位身子可不好,要是知道你在外面偷吃,对象还是我,我怕她一气之下又被送进了加护病房,到时候慕先生要是再将气撒在我得身上,我可就活不成了。”

慕念琛松开扼住阮甜下颚的手,将阮甜整个人向上一提,抱着走了两步,压倒在床上。

阮甜的浴袍里面什么都没有穿,这是会所里的妈妈桑在来之前就叮嘱她的,让她不要扰了客人的“兴”致。

慕念琛将唇贴在阮甜的耳边,语带警告的与阮甜说:“我猜阮小姐没那个胆子去诗雅面前多嘴,毕竟你知道我会为了诗雅做出什么。”

阮甜忍着疼,无声冷笑,“慕念琛,你可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。”

她的话说完,慕念琛就将她的浴袍从身上脱下去,扔在地毯上。

他进来的时候,阮甜只觉得疼,从没探索过得陌生感觉让她恐慌,她紧皱眉头,想要将慕念琛往外推。

慕念琛看着她因为疼痛而皱成一团的小脸,讥诮着说:“装的还挺像。”

阮甜痛的都恍惚了,慕念琛的话更是让她难堪,她强撑着开口,说出的话半点也不饶人:“多谢慕先生夸奖,不枉我在会所里练了一个多月。不瞒慕先生说,碰过我的男人都对我的演技深信不疑呢。”

阮甜比谁都清楚自己这是初次,她看着慕念琛脸上在听完她的话之后露出的厌恶,心里悲哀又畅快。

她从来都学不会怎么去伤人,每回痛的还是自己更多些。

慕念琛的动作更重,一只手举起来遮住了阮甜的眼睛。

视线被挡着,感官的感受变得更加清晰。

慕念琛用最羞耻的姿势折磨她,她强忍着一声不吭。

就这样慕念琛还觉得不够,强迫阮甜与他唇齿相交,阮甜可以试着和程牧接吻,但她不愿和慕念琛。

最后的时刻,阮甜的指甲陷入慕念琛背脊的肉里,断断续续的和他说:“给我一百万。”

她怕慕念琛不同意,又加了一句:“就当是慕总裁给我的封口费。”

慕念琛呵了一声,抽身而出。

阮甜闭上眼睛前,还在想,慕念琛应该是会满足她的吧。

第二天夜里。

窗帘还没拉开,房内只开了一盏小灯,慕念琛坐在沙发上,手边的烟灰缸里装满了烟蒂。

阮甜坐到慕念琛的对面,白嫩的小脚伸出去搭在他的腿上,娇声娇气的问:“是给现金还是给支票呀?慕先生。”

慕念琛的脸色阴郁,握住她的小脚,大手从脚尖一直摸到最敏感的那处:“一百万我也出得起,只是昨夜阮小姐并没有让我尽兴,我再给阮小姐一次机会,让我满足了,这一百万就是你的。”

阮甜的心中生起了屈辱,她看着慕念琛,像是看着什么陌生的人。半晌,她妩媚的笑了,“慕先生说话可要算数啊。”

又是一场特殊的“战役。”

慕念琛走后,阮甜拿着支票就去了银行,将支票里的钱全部转到了自己的卡中,她害怕慕念琛反悔,将钱握在手上自己才安心。

钱到账的第一时间,阮甜就去了医院,到缴费处把阮爸的手术费交上。确定阮爸可以安排手术之后,她走到安全通道,靠在楼梯的扶手上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。

她站在那里往上看了很久,还是不敢到住院部去看一眼爸爸,当年的一切因她而起,阮甜打从心里觉得,自己就是个罪人。

忙碌的医院,生老病死再正常不过。

隔着一道门的距离,没有人知道,一个瘦弱的女孩正坐在无人的楼梯上低声啜泣。

阮甜其实很少哭,因为她知道哭也没用,当所有人用怜悯的目光看她时,她能做的只能是让自己更加的坚强。

安全通道的门再次被打开,阮甜察觉到有人过来,她偏过头。慌忙将脸上的泪珠擦去。

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将白大褂脱下拿在手里,一言不发的挨着阮甜坐下。

阮甜眼眶红红的抬头,喊了一声:“楚医生。”

楚墨点头,递给阮甜一张纸巾。

阮甜摆摆手,笑着说:“楚医生,我没哭。就是眼睛里进沙子了。”

楚墨收回纸巾,没有拆穿阮甜的谎言。

阮甜把放在包里的银行卡交到楚墨的手中,“楚医生,这里面有三十万,我先还给你,剩下的以后我会尽快还上。”

这些年,阮甜虽然也在工作,但完全没有办法承担阮爸的医药费,从前的那些单子都是通过楚墨交到她的手上,阮甜知道那些“收费单”与实际金额差了很多,因为楚墨已经提前帮她补上。

楚墨不愿意收这个钱,他拦住阮甜的动作,担忧的问她:“你哪来的这么多钱?”

来之前阮甜就知道他会这么问,带着庆幸将编出来的谎言说出:“这是我从前存的小金库,当时家里条件好,没把这点钱当钱,随手扔在了衣服口袋里。昨天我把那些衣服拿出来想看看能不能挂到网上卖掉,才发现了这个。”

楚墨将信将疑,还是不愿意收这个钱,“你爸爸的手术如果成功了,你以后还是需要花费很多,我这里不缺钱,况且这些年来我也是自愿的,没打算要让你还。”

阮甜将卡郑重的塞到楚墨的手中,感激的说:“楚医生,这两年你帮助了我很多,这份恩情我是要记一辈子的。现在我有能力还你,你就让我还吧。不然一直欠着,我没办法再和你相处。”

楚墨叹了口气,这才把卡收下,语带怜惜的说:“你呀,有时候不用这么聪明的。”

阮甜知道楚墨说的是关于医药费的事情,她眨了眨眼睛,没回话。

楚墨又说:“我明天要代表端恒去参加一场酒会,有新项目想拉投资。公司里的人我暂时还信不过,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吗?”

阮甜为了感恩欣然答应,“能陪楚医生一起去,我很愿意呀。”

“那就这么决定了,明天晚上我开车去接你。”楚墨边说边摸了摸阮甜的脑袋。

拖着快要散架的身体回到租住的房子里,阮甜将全身上下都仔细的洗了一遍,其实她在酒店里就已经洗了很久,但她还是觉得,身上有来自慕念琛身上的味道。

她讨厌这种如影随形的感觉。

因为失眠,抽了半宿的烟,她才沉沉的睡去。

第二天,她是被敲门声吵醒的。

林诗雅光鲜亮丽的,一点都没有从前的寒酸,看来慕念琛对她很好。

阮甜对她实在是很难有什么好脸色,见到她就想把门关上。

林诗雅伸出手挡住门,“阮甜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阮甜冷笑,“林诗雅,你觉得我和你有什么必须要说的话呢?”

“慕念琛。”林诗雅说:“我要和你谈慕念琛。”

阮甜脸上的神色更淡,她看着林诗雅,不可置信的说:“慕念琛和我还有什么关系?你和他,我现在都不想见。因为你们都让我觉得恶心。”

林诗雅还惯是一副柔弱的样子,听了阮甜这话也不生气,“我知道你对我和念琛在一起有怨气。但阮甜,念琛从一开始就喜欢我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阮甜真的要被林诗雅的逻辑气笑了,她倒是想看看林诗雅还有多少话要说,她将门完全打开,让林诗雅进来。

林诗雅看着阮甜现在租住的房子的摆设时眼神中透出来了怜悯。

阮甜坐在床上,讥讽道:“林姐姐才过了几天的好日子,就觉得这种地方寒酸了?”

她攥紧手上拿着的名牌包包,咬牙对着阮甜说:“你不用拿这种话来刺我。”

阮甜没接话,她又继续说:“我知道前两天念琛在酒店里要了你,这卡里有三十万,密码是念琛的生日。算是我谢谢你让念琛泄火的报酬。”

阮甜将卡拿在手里打量,语带嘲讽的说了一句:“你还真是大方。”

“这些年想往念琛身上扑的女人数不胜数。你和她们比,算是干净的。最近几个月我身子不好,念琛舍不得与我同房,我那么爱他,当然不想让他受这样的折磨。”林诗雅说到这里,仿佛有些不好意思,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:“只要你不怀孕,一切都好说。”

她从包里拿出避孕药,对着阮甜说:“吃下它,这钱就是你的。”

阮甜看到避孕药才想起来她竟然忘记了要吃这个,她把避孕药拆开,送了一片在口中,配着昨晚睡前的冷水吃了下去。

林诗雅看着她将药吃下去,脸上带着满意:“没想到你这么听话。”

阮甜拿着林诗雅给的银行卡,面无表情的和她说:“药也吃了,钱我也收了。林诗雅,请你离开我的家。”

林诗雅也不想多留,阮甜变得这么听话是她没有想到的,但这样正好。

林诗雅从阮甜租住的房子中出来,又打车去了十公里之外的商场,买了几件衣服之后才打电话让司机过来接。

她来之前也是让司机停在这里的,这趟来找阮甜,她暂时还不想让慕念琛知道。

阮甜很惊讶的发现,自己拿了林诗雅的钱,却一点都不难过,她特别想林诗雅和慕念琛这两个神经病能够多给她点钱,让她能带着爸爸离开这座城市。

为了晚上的投资饭局,阮甜把压箱底的衣服都拿出来穿上,这关系到楚墨的公司能不能拿到投资,阮甜很重视。

可她没想到,慕念琛也会去。

慕念琛被簇拥在人群中间,看着阮甜与楚墨一道踏入宴会厅,向他们举了举手中端着的红酒杯。

慕念琛的相貌一向不错,这动作引得许多本来就时刻留意他的女孩子,眼中的光芒更甚。

楚墨一见到慕念琛,就要带阮甜出去,被阮甜拦下了。

阮甜知道楚墨这是在顾虑她,当年她与慕念琛的种种,楚医生也知道一二。

她压低着声音和楚墨说:“没关系,楚医生。你的项目很有发展前景,今晚的酒会投资者又不是只有慕念琛一个,你不考虑他,还有其他那么多的投资商呢,为了他放弃机会,不值得。”

她这么说完,楚墨的脸色仍旧是紧绷,她挽上楚墨的胳膊,带着他往前走了一步,楚墨朝她抱歉的笑了笑,阮甜摇了摇头,本来就是她拖累了楚墨。

自己本来就是一个陪客,楚墨去谈投资,她便乖巧的坐在角落的沙发,默默的看着面前的那些觥筹交错,阿谀奉承。

只觉得坐着的沙发一沉,阮甜下意识的站起来,还没站稳就被人拽着跌了回去。

阮甜今天穿的裙子站着还好,现在的状况很容易走光,她抬头瞪向始作俑者,果不其然,就是慕念琛。

慕念琛回之她的眼神很冷,阮甜不想和他计较,撑着沙发想要站起来,被慕念琛掐着腰按在了大腿上。

阮甜的裙子里面只穿了内衣,布料单薄,甚至都能感觉到慕念琛身体的温度。

“慕念琛,你要干什么!”阮甜挣扎。

“干你。”慕念琛说完没有废话,直接站起来,抱着阮甜进了电梯。

点击阅读

推荐阅读: